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熱線(9:00-18:00)

PPP資產交易所專欄丨PPP投融資模式創新——綠色債券(下篇)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07日 點擊:


作者:王文娟 分析員 濟邦研究院


No.3

國際綠色債券基本情況


綠色債券是將募集資金專用于為新增及現有合格綠色項目提供部分/全額融資或再融資的各類型債券工具。
綠色債券與傳統債券最主要的區別是綠色債券募集的資金只被用于特定的綠色項目,資金使用過程會被追蹤和監測,以確保募集資金的流向與債券發行目的相一致和產生正環境效應。
識別貼標綠色債券:綠色債券的發行人必須通過貼標的形式聲明,這支債券的發行對環境是有益處的。最常用的標簽是“綠色”,但其他標簽,如氣候意識、氣候、太陽能、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房屋估值清潔能源(PACE)、環境、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原則(ESG)、可持續發展目標(SDG)_和可持續發展也符合條件。


3.1 綠色債券四大核心要素--世行《綠色債券原則2018》


3.1.1募集資金用途
作為綠色債券的基石,債券募集資金應當用于綠色項目。所有提名的綠色項目應具有明確的環境可持續效益,發行人應對其進行評估并在可行時進行量化。有助于實現改善環境的目標的合格綠色項目幾大類別,包括氣候變化緩沖、氣候變化適應、自然資源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護以及污染防治。
指示性項目目錄列明了綠色債券市場最常見項目類型,或已受到廣泛支持,或希望受到廣泛支持。綠色項目包括了研發等其他相關支出,且一個綠色項目可能涉及多個項目類別。作為項目類型,上述三個環境目標(污染預防和管控,生物多樣性保護和氣候變化適應)也被列入目錄。因此,它們指的是為實現這些環境目標而設計的項目。

3.1.2項目評估與遴選流程
綠色債券發行人應向投資者闡明:
綠色項目的環境可持續發展目標;
判斷項目是否遵從上文提及的綠色項目類別;
相關準入標準,包括負面清單和其他用于識別和管理與項目相關的潛在社會和環境重大風險的流程。
鼓勵發行人將上述信息納入發行人關于環境可持續管理的總體目標、戰略、制度和流程中,同時鼓勵發行人披露項目遴選過程中參考的所有標準或認證結論。大力提倡高透明度,建議發行人通過外部審核對其項目評估和遴選流程進行補充。

3.1.3募集資金管理
綠色債券的募集資金凈額或等額資金應記入獨立子賬戶或轉入獨立投資組合或由發行人通過其他適當途徑進行追蹤,并經發行人內部正式程序確保用于與綠色項目相關的貸款和投資。
在綠色債券存續期間,募集資金凈余額應當根據期間合格募投項目的情況進行追蹤和定期分配調整。發行人應當使投資者知悉凈閑置資金的臨時投資方向。
提倡高透明度,建議發行人引入審計師或第三方機構對綠色債券募集資金內部追蹤方法和分配情況進行復核,為募集資金管理提供支持。

3.1.4報告
發行人應當記錄、保存和每年更新募集資金的使用信息,直至募集資金全部投放完畢,并在發生重大事項時及時進行更新。年度報告內容應包括配置綠色債券募集資金的項目清單,以及項目簡要說明、資金配置量和預期效果。若由于保密協議、商業競爭或項目數量過多不便披露項目細節,建議以通用描述或組合形式(例如對每類項目投放的資金比例)進行披露。


3.2外部審核


1、第二方意見:由獨立于發行人,并擁有環境、社會、可持續性領域專業知識的機構提供。該機構還應獨立于發行人就綠色債券框架所聘請的顧問,或在機構內部采用設立信息壁壘等適當程序,以確保第二方意見的獨立性。
具體而言,其可涵蓋對發行人在環境可持續性、社會可持續性的整體目標、策略、政策及或程序評估,并對募集資金擬投放的項目類別的環境、社會特征進行評估。

2、驗證:發行人可根據一套特定標準進行獨立驗證,這些標準通常與業務流程、環境、社會及可持續性標準有關。驗證內容可側重于內部或外部標準或發行人相關聲明的一致性。發行人也可以可參考外部標準,對基礎資產的環境或社會可持續性進行驗證。此外,發行人還可以對募集資金用途的內部跟蹤措施。

3、認證:發行人可根據公認的綠色、社會責任、可持續性外部準則或貼標要求,對綠色債券框架或募集資金用途進行認證。

4.綠色債券評分/評級:發行人可聘請具備相應資質的第三方(例如專業研究機構或評級機構),根據既定的評分/評級方法對綠色債券框架或募集資金用途等主要特性進行評估或評級,但應有別于信用評級。


No.4 

國際綠色債券市場情況



4.1 發行市場


2007年,歐洲投資銀行成功發行了世界上第一只綠色債券,綠色債券的數量從無到有,經歷了爆發式增長。2007年發行規模不到10億美元,到2012年年末,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為124億美元;近年來,綠色債券發行量突飛猛漲,2013年全球發行了118億美元的綠色債券,2014年全球發行量高達365.9億美元。截至2014年年底,400多家發行人發行了接近2800只債券,未清償規模約5977億美元。與此同時,綠色債券的認證率不斷提升,2014年約32%的新發行債券獲得了綠色認證。當然,在全球債券市場每年數以萬億美元的龐大發行量面前,綠色債券市場占比仍不足5%,存量更是微不足道。



4.2 資金以內


從資金投向來看,綠色債券中90%的融資投向交通(4188億美元)、能源(1184億美元)、建筑與工業(196億美元)等領域的可持續發展項目,其他還包括農林業、廢棄物處理、水利等項目,為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綠色債券發行額為59億美元。來自政府支持機構的綠色債券發行增加了74%。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發行綠色債券的增長。在地方層面,政策信號、配套設施、金融激勵和給與表彰等激勵措施,都鼓勵了綠色金融的發展。



4.3 國別分布

從國別分布看,2014年以來,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巴西的綠色債券發行量大大增長,人民幣成為綠色債券中最主要的計價貨幣(33%),反映了中國這一快速發展的市場潛力,但是,經認證的綠標債券主要在歐元區和美國發行,歐元(42%)和美元(35%)是主要的計價貨幣。由此可見,發展中國家綠色債券發行的標準化和透明度仍有待提高,中國迫切需要開發并推廣自身的綠色債券標準,以提升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的吸引力。



4.4 綠色債券參與者


綠色債券市場的參與者日益多元化,市場專業化程度增強。綠色債券發行人包括多邊開發銀行、地方政府和市政機構、公司企業以及金融機構(商業銀行)。多邊開發銀行和區域開發銀行是綠色債券發行的主力,代表性的如歐洲投資銀行、世界銀行集團(包括國際金融公司)、非洲發展銀行、挪威發展銀行等。
綠色債券的投資者隊伍也在不斷擴大,既有養老基金,也有全球資產管理機構(如高盛、黑石、蘇黎世保險)、知名公司(如微軟、福特汽車)和中央銀行等;圍繞綠色債券發行的綠色認證、綠色評級、環境影響評估和持續監督的中介發展迅速,證券交易所也大力推動綠色信息披露、綠色指數和相關產品開發,增強了綠色債券信息披露的透明性,使債券的“綠色”特征具有可信度和說服力。


4.5 債券分類


4.5.1 根據債券用途和債務追索劃分


1.jpeg


4.5.2 根據債券主體劃分
發展銀行債券是銀行擔保發行并用于發展中國家綠色項目的債券類型。市政債券是政府相關部門發行的債券類型,含各類教育組織。企業債券出現較晚,以發行主體復雜,發行規模較小為主要特點。商業行債券是以商業貸款資金籌集方式發展綠色項目。

4.5.3 根據籌集資金目的劃分
綠色債券主要用于各種公益或環境領域,被標記為綠色的各類債券,如交通、建工、廢污處理、農林、能源、水處理和綜合項目七類。其中交通債券涉及道路建設和環保車輛生產等,其發行量居首位。

4.5.4 其他分類
上述三類劃分綠色債券較廣泛。此外,按照分類標準也可劃為固定收益債券和浮動收益債券,其中大多數屬于固定收益債券,少數浮動收益債券。按照籌集渠道分,公募綠色債券是公開發行可自由轉讓的類型,私募綠色債券是特定發行有約束轉讓的類型。


4.6 綠色債券特點


綠色債券具有期限長、信用高的特點,普遍受到資本市場青睞。從債券的期限看,綠色債券主要是中長期債券,3年期以上的債券約6000億美元,其中超過六成是10年期以上債券;3年期以內的債券不到200億美元,債券普遍期限較長,為融資者提供了中長期穩定的資金來源。
從評級來看,綠色債券普遍具有較高信用等級,有3/4超過投資級(BBB級及以上),接近六成評級在AA級別以上,獲得了國際資本市場的認可。


No.5 

綠色債券的中外比較


2.jpeg


No.6 

我國綠色債券目前面臨的問題



6.1 相關配套政策和法律制度不健全


從宏觀上講,綠色債券在我國興起時間較短,配套政策欠缺,無法與綠色債券快速發展匹配,造成綠色債券不規范、無法體現法律法規的標準化和客觀性。我國關于綠色債券的理論探索始于2013年,指引性政策始出現于2015年,專門法律或制度至今尚未完全形成。相關理論與政策主要受國內經濟轉型壓力、環境保護訴求、國際綠色債券發展拉動等因素影響,被倒逼著開展變革。雖然近年來我國政府工作報告數次強調“綠色”理念,并針對綠色債券市場發布了專門性公告和指引,但綠色債券整體的政策與制度建設仍落后于發達國家。
對于綠色債券有關的基礎服務,比如審計和評估等,以及監管領域,沒有建立健全的制度,缺乏相關體系的建設,相應的標準和原則或者政策框架非常模糊,與國際上通行的世行和CBI的規定契合程度低。
 


6.2 綠色項目認定多重標準,存在多頭管理的現象


國內對綠色項目的判斷,主要有三大標準,按照發布的時間順序分別是銀監會的《綠色信貸統計制度》的12類項目,人民銀行綠金委制定的《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2015年版)》6大類項目,以及發改委在《綠色債券發行指引》中公布的12類綠色項目范圍。目前國內綠色金融債券、綠色公司債券以及綠色債務融資工具采用的是人民銀行公布的目錄,綠色企業債券遵循發改委規定的綠色項目范圍。除了綠色項目標準的不統一之外,綠色企業債券也并未要求第三方核查與認證,而其他綠色債券鼓勵進行第三方核查與認證。
目前中國政府部門及監管機構對綠色項目的認定標準不統一抑制了綠色債券市場的有序發展。對投資項目的類別進行界定是判斷債券是否“綠色”的關鍵。無論何種綠色債券,其所投向的綠色項目的入圍準則應當一致,而不應該設置不同的門檻。但是,中國人民銀行、發改委、銀監會(現為銀保監會)等分別制定有自己系統內的項目認證標準,對投資者的項目“綠色”辨識造成困擾,市場風險較大,投資者對國內綠色債券的信任度和認同度較低,更不利于中國綠色債券融入國際市場。


6.3 綠色債券的認證、評估和評級不完善


目前國內與國際機構對綠色債券的認證標準存在差異,特別是國內第二意見或第三方認證體系建設相對落后。國際市場中,專業的環境評估和第三方認證機構在判斷項目是否符合“綠色”標準,評估項目帶來的環境效益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代表性的包括CICERO(國際氣候與環境研究中心)、Vigeo評級、CBI(氣候債券行動組織)等。在發行綠色債券之前,這些機構提供綠色債券認證,出具“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詳細說明綠色債券募集資金的投向,增強綠色債券信息披露的透明性;典型的如CBI(氣候債券行動組織)制定的綠色債券標準(Green Bond Standard),對綠色項目涉及的眾多領域,提供第三方認證。然而,中國的綠色債券在發行前缺少第二方意見環節,大部分發行方沒有按照相關規定引入獨立第三方機構進行評估/評級,除此之外,市場認證評估機構方法體系多樣,評估認證指標體系選取不一,賦予的權重不同,最終導致同一項目不同機構給出的綠色級別差異較大,對投資者的投資行為產生誤導,阻礙了綠色債券市場的快速發展。(詳見附件二/附件三  置于文末)


6.3 信息披露不足,存在監管空白


作為債券市場的最新分支,綠色債券市場的有序發展亟待監管政策的出臺。除了統一對綠色債券的界定和項目分類外,還需要健全對募集資金的投放及賬戶管理制度,統一綠色債券的強制信息披露制度等。目前,監管部門并未對綠色債券的募集資金的投向提出具體要求,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借貸過程中并未對企業環境風險進行盡職調查,綠色公司債、綠色企業債等資金投向與環境效益產出更是“名至而實不歸”。另外,目前企業對資金投放后的環境信息披露不足,定性描述居多,定量分析較少,信息披露的規范性及時效性缺乏有效監控,增加了企業“漂綠”的風險。

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統計,在2017年國際市場的貼標綠色債券占比從2016年的44.4%已經上升到52.5%,不過仍低于中國。其他經濟體對于綠色債券市場的通行做法為,由具有綠色偏好的投資者依據債券發行人提供的相關信息自行判斷,同時可以由第三方機構鑒定,也就是貼標。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我國涌現出十幾家第三方綠色金融債券認證機構,具體包括評級機構和會計師事務所等。因為缺少統一監管,各家認證機構的報告內容以及格式差異,采用的方法以及流程側重不同。這就導致同一項目不同機構給出的綠色級別差異較大,對投資者的投資行為產生誤導。

目前,我國綠色債券第三方評估機構不多,加上實施流程上的缺陷,造成投資項目信息披露不足,透明度較低,資金流向不完整,阻礙了我國綠色債券市場的可持續發展。

6.4市場參與者的整體素質參差不齊


由于目前綠色債券的劃分仍然以發行者自身是否將之標識為綠色債券為主要依據,債券真實的綠色程度難于甄別。在缺乏權威的第三方評估和系統的監管體系時,綠色項目不達標的發行者可能也會為了以較低的成本募集資金而披上綠色的外套。從投資者方面來看,已發行債券的超額認購揭示了市場上有一部分投資者對綠色債券的熱烈歡迎,而也有的投資者會認為這類投資具有“新的”或“未經證實的”風險而將之視為不合格資產。更多的個人投資者可能由于對綠色債券缺乏了解而持中立態度。

6.4.1  國內缺乏成熟的責任投資者,存在政策套利的風險
在國內的機構投資者群體中,雖然部分機構投資者在逐漸學習和了解國際責任投資的理念和知識,但總體上,目前市場上還是比較缺乏成熟的綠色債券投資機構。大部分的機構投資者還比較缺乏環境、社會和治理意識,因此更加看重債券風險和收益的匹配,而不是看重是否綠色,國內機構投資的綠色債券投資還處于市場培育階段。
除此之外,市場之上還有部分不良發行者通過“漂綠”進行政策套利,利用綠色債券外衣包裝非綠色項目以壓低融資成本,影響了綠色債券市場健康發展。
 
6.4.2 國際投資者群體進入不足
國際機構投資者,包括養老金、主權財富基金、保險公司以及近年來不斷設立的綠色債券基金等,是國際綠色債券最為重要的投資群體。很多機構投資者目前紛紛把環境、社會和治理意識納入投資決策和資產組合中,并將應對氣候變化、環境保護納入投資主流主題,不斷將投資組合向綠色化轉變。部分機構投資者還專門建立了綠色債券基金,但由于中國對國際投資者開放債券市場時間有限,國際認可度不高,以及國際投資者對中國綠色債券市場的不了解,目前進入者還比較少。


3.jpeg


4.jpeg

二維碼.jpg

公司股東

诈金花闷牌技巧有哪些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快乐十分每期落号教学视频 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世界篮球国家排名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股票配资推荐 丨找杨方配资平台 河北快三 安徽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贵州11选5最冷号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